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娄底旅游 > 百姓生活 > 正文

北大硕士把青春安放在大西南

发布日期:2017-4-28 下午 03:16:21 浏览:22

不做“蚁族”,欲在小地方成就大事业北大硕士把青春安放在大西南本报记者辛明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2010-01-19[打印][关闭]email推荐:“北大医学硕士来咱县城当医生了。”半年前,这个消息成了重庆开县街头巷议的话题,有人高兴,有人则将信将疑:这个高材生不留在大城市,怎么偏偏跑到这个山旮旯来了。

他的同学也不理解,有人认为他去挣大钱了,有人认为他去当“山大王”了,还有人认为,他“疯”了。就连开县人民医院住院部儿科主任唐融当时也有点不敢相信。

对于这些猜测和质疑,25岁的朱兴旺也纳闷儿,青春为啥就不能在小地方安放?

半年过去了,小朱对当初的决定一点也不后悔,他反而认为当初的决策很正确。“其实,小地方特别能锻炼人。如果当初留在北京,我可能还是一个被人呼来唤去的见习医生,可是现在,我已经快速成长为一名一线医生。其实,小地方的舞台更大,更适合年轻人成长。”

相比大城市忙忙碌碌的“蚁族”,如今的朱兴旺很从容、平静。他租住在医院旁的7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做做饭,上上网。

朱兴旺在北大主攻遗传病学,现在,他有两个愿望:一是当好一名基层医生;二是了解西部地区儿童智力低下发病情况,未来,他想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抉择:有些冲动,但很理性

朱兴旺生于1984年,湖南娄底市双峰县印塘乡人。从首都医科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北京大学医学院研究生,主攻儿科学的神经遗传专业。上学期间,他学习优异,撰写的论文《遗传机制的表达》已被收录在美国某儿科神经杂志上。

毕业时,他放弃考博士,“读书读到25岁,发现自己天天‘居庙堂之高’,下面的事情一点也不了解,我想还是先工作一段时间,发现问题之后,再继续读书吧。”

在北京找个工作不是问题,北京一些区县医院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但是他却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离开北京,去开县。

这个想法和他导师不经意间的一席话有关。

“我的老师认为,新生儿遗传病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少生、优生,说起来容易,但是在很多地方做起来却很难。”小朱说,在北京,孕妇产前做很多检查,避免新生儿出现问题。但是在一些贫困地区,没有新生儿产前检查的意识,智力低下的发病率比较高。他很想去了解一下原因,并对发病的机理进行深入探讨,找到一个最廉价、最便宜的避免新生儿缺陷的方法。

从那之后,他与西南几家医院进行了联系,但对方都希望他去做一名普通的大夫,只有开县答应了他边当医生边搞科研的要求。

去年1月,朱兴旺第一次来到开县,双方谈得非常投机,院长支持他的想法,并保证全力提供平台。开县是一个人口大县,很多家庭都是由于不了解产前诊断和产前干预,以致连生数胎都有遗传病,儿科每天的接诊量很大。

一切谈妥之后,他签了5年协议。但是,紧接着他不得不面对来自身边亲友的压力。“同学们大多不理解,有人认为我是不是去小县城当‘山大王’了,要不就是去挣大钱了。我解释说我想在西南边工作边搞科研,又有人说我异想天开。”小朱回忆说,“我的父母也不理解,但是他们不反对。”

2009年7月,小朱正式上任。

工作:适应环境快速成长

走进开县人民医院住院部儿科病房,60多个病床住满了病人,医生护士忙得团团转。白天有3名医生值班,晚上只有1名大夫和两名护士值班。用小朱的话说,医生全部超负荷工作,到了晚上值班,自己感觉就像上了战场。

现在给病人看病时,朱兴旺与患者家属熟练地沟通,丝毫没有方言的障碍。可是,刚到这里的时候,他可没有这份从容,甚至还与病人吵过架。

最初的难关是方言,医院为他专门安排了一位见习医生当“翻译”。两个月后,方言问题解决了,别的问题又来了。他发现病人不“信任”他,比如,一个患肺炎的儿童需要住院15天,可是家长等孩子一退烧就要出院,于是他和家长吵了起来:“我是医生,你们怎么不尊重也不信任我?”

这样的架吵多了,自己也累了,细细一观察,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样。来医院治病的大多是农民的孩子,家长听不懂他拗口的医学名词,家里的经济状况也不允许孩子继续治疗。他再看看那些老医生,处理起来游刃有余,能把复杂的病情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患者,并且能根据不同情况提供不同的治疗方案。“其实,沟通很重要,再好的医生不会沟通,也不能称为好医生。这是一种能力。”小朱说。

过了这一关,更难的考验接踵而至。

在北京大医院,科室分类比较细,医生都是通过各项检查作出判断,年轻医生治不了的病,还可以找主任医师和专家。可是在基层医院,设备不齐全,医生拿着听诊器、体温计和血压计就得作出基本的判断。儿科医生的难度更大,面对不会表达的娃娃,他还必须通过很多细节了解病情。“难度比北京大医院里大多了。”小朱说。

最令小朱难忘的是中秋节晚上,他带着两名护士值班,独自应对病房里60多名儿童患者。突然,一名因气管异物导致呼吸窒息的儿童被送到了他的科室。

家长和护士都等着他作出决定。“要是在北京,遇到这样的情况,可以多部门合作,可是在这里,我必须马上作决定。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书本上学的知识不够用了。”小朱回忆说,“最后我决定先气管插管,再做手术。忙活了8个小时,小孩的命保住了。我累得筋疲力尽。”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晚上值班的时候,中毒的、烫伤的、发高烧的,一个一个推进来,小朱必须挺身而出。“我就这样变成了全才。”小朱笑呵呵地说。

唐融对朱兴旺赞赏有加:“小朱进步很快,已经能独当一面。我们这里的儿科不同于大医院,治疗的病种非常多,医生还要治疗外科、内科、传染病等。”

现在,工作状态已经趋于稳定,小朱又有了新的目标:今年,他将请来北京的专家,由开县卫生局牵头,召集县里的儿科医生和各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就新生儿窒息方面的急救知识进行培训,减少新生儿死亡率。

当初的想法也在逐步实施之中。在农村,出于经济、社会等多方面原因,有大量的遗传病孩子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和治疗。朱兴旺希望能用5年时间,掌握最真实的数据,初步完成对当地儿童遗传病情况的统计和收集,再从事相关的医疗科学研究,进而取得有价值的突破。

《北大硕士把青春安放在大西南》相关参考资料:
娄底行政区划代码 、大西南剿匪记、贵州大西南、解放大西南、大西南房地产、血战大西南、解放大西南电影、大西南剿匪记电影、雄大西南、北大硕士卖米粉

最新百姓生活
本周热点
  • 没有百姓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